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 - www.ya3333.com
www.ya3333.com

    “长征五号”114次试车 曾剧烈爆炸画面首次曝光

    “长征五号”114次试车 曾剧烈爆炸画面首次曝光

    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“长征五号”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顺利升空。在“胖五”首飞成功的背后,现场所有人却经历了堪称中国航天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三个小时。  11月3日下午五点半,离预定的发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发射大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经紧急检验后,现场工作人员发现火箭一级助推器氧排气管道出现问题。经过判断不影响发射,系统决定将发射窗口推迟到晚上七点。然而现场情况一环扣一环,新的问题再次出现。央视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一波三折的过程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时惊心动魄的现场。  114次试车 发动机几秒钟被烧成废铁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航天人就开始酝酿和规划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,2006年10月,国家正式启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工程研制。这些年,有艰难的攻关,有挫折和挑战,每一步都是中国航天迈向大火箭时代留下的印记。  在长征五号身上,新技术的比例超过了90%,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其中。因为它的体格壮实,研制人员给了它一个爱称:“胖五”。在发射前一周,“胖五”通过垂直转运到达了它飞天的起点,参加任务的航天人陪伴着它完成了这次直立行走,他们说,感觉就像送自家的孩子去高考。 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王维彬:很多人说,长五首飞能不能成功,关键就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的表现。  从事航天工作近三十年,这还是54岁的王维彬第一次参加发射任务,这些年来,他只专注地干着一件事儿,那就是研制氢氧发动机。这次长征五号使用了四台氢氧发动机,这意味着他和同事们二十年的心血首次得到检验。  王维彬:确实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是首次研制,首次飞行。地面试验和将来飞行的环境,毕竟还是有差异的。  既满心期待,又有些许担心,是因为氢氧发动机使用液氢和液氧做燃料,性能高,无污染,但风险很大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只能边试验边攻关。二十年来,王维彬团队先后试车114次,经历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败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2年底的一次试车。  王维彬:金属燃料在强氧化环境下,本身就是燃料,所以几秒钟就把发动机烧成了一堆废铁。发动机交付时间,火箭首飞时间,都已经确定了,所以压力巨大。  经过四个多月的技术攻关,王维彬他们终于找到了故障所在,把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提高到0.9898,有了这颗强劲的“中国心”,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才能踏上新的征程。  连续高强度工作30小时 几近失明  和王维彬一样,为了长五飞天这一刻,这里的许多人都倾注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最美好的年华。  在转运路的尽头,巨大的发射塔架张开双臂,等待着将长征五号火箭拥入怀中,现在负责塔架维护工作的周湘虎,就跟在陪伴火箭行走的队伍中。10月28日长征五号垂直转运 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:作为发射塔架的一个建设者,今天能够参加转运任务我感觉到非常荣幸、也很高兴、也很期待。这是我第四次参加长征火箭的转运任务。  周湘虎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个地方,是在7年前,他是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的第一批建设者。平整的转运轨道,巍峨的发射塔架,当时都只存在于发射场的设计蓝图里。2011年,在工程的关键阶段,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因为长时间在烈日下,导致左眼视网膜脱落,眼睛近乎失明。  直到今天,他依然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发射场。“此刻我看长征五号火箭仍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相信火箭一定很美、很漂亮。”  “胖五”赶考 倾情相送  面对着高大的长征五号,拍照,举旗,送祝福,今天对于每一个参与长征五号任务的人来说,都像是一个节日。总设计师李东走在人群之中,享受着大战之前难得的闲暇。 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:越临近发射,压力就越大。就跟高考时把孩子送到考场,家长在考场外面时的心情一样。一直在发射前想努力地放松,但这由不得自己。这是我们的职业病。  从研制之初就参与其中,李东明白这枚火箭对整个中国航天的份量。长征五号运载能力要比现役火箭提高两倍以上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将是中国所有重大航天工程得以进行的基础。同时,它又是中国几代航天人梦想的凝结。  李东:因为火箭有多大,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,应该说这个火箭的研制,标志着中国航天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的迈进。长征五号最早开始论证是在三十年前,几代航天人都对它寄予了希望,好多年轻的设计人员都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火箭。这一步跨过去了,中国航天将有更大的舞台,有更广阔的前景,有更美好的愿景。  在“长征五号”顺利升空庆功大会上,专为大火箭创作的歌曲《飞天利箭》响彻会场,引发一线航天工作者和广大国人的情感共鸣。这是首支以航天人视角谱写的追梦之歌。  在现场观礼的“长五”首飞试验队员钱昌说,这首歌仿佛勾画出了一群仰望追逐飞天梦的年轻人,有着不畏艰难的信念,弥漫着浪漫的气息。而另一位试验队员曾文花说,长征五号是运载家族的美男子,也是她职场生涯的初恋,《飞天利箭》诠释了她和“长五”之间誓言与心愿。

    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“长征五号”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顺利升空。在“胖五”首飞成功的背后,现场所有人却经历了堪称中国航天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三个小时。  11月3日下午五点半,离预定的发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发射大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经紧急检验后,现场工作人员发现火箭一级助推器氧排气管道出现问题。经过判断不影响发射,系统决定将发射窗口推迟到晚上七点。然而现场情况一环扣一环,新的问题再次出现。央视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一波三折的过程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时惊心动魄的现场。  114次试车 发动机几秒钟被烧成废铁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航天人就开始酝酿和规划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,2006年10月,国家正式启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工程研制。这些年,有艰难的攻关,有挫折和挑战,每一步都是中国航天迈向大火箭时代留下的印记。  在长征五号身上,新技术的比例超过了90%,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其中。因为它的体格壮实,研制人员给了它一个爱称:“胖五”。在发射前一周,“胖五”通过垂直转运到达了它飞天的起点,参加任务的航天人陪伴着它完成了这次直立行走,他们说,感觉就像送自家的孩子去高考。 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王维彬:很多人说,长五首飞能不能成功,关键就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的表现。  从事航天工作近三十年,这还是54岁的王维彬第一次参加发射任务,这些年来,他只专注地干着一件事儿,那就是研制氢氧发动机。这次长征五号使用了四台氢氧发动机,这意味着他和同事们二十年的心血首次得到检验。  王维彬:确实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是首次研制,首次飞行。地面试验和将来飞行的环境,毕竟还是有差异的。  既满心期待,又有些许担心,是因为氢氧发动机使用液氢和液氧做燃料,性能高,无污染,但风险很大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只能边试验边攻关。二十年来,王维彬团队先后试车114次,经历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败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2年底的一次试车。  王维彬:金属燃料在强氧化环境下,本身就是燃料,所以几秒钟就把发动机烧成了一堆废铁。发动机交付时间,火箭首飞时间,都已经确定了,所以压力巨大。  经过四个多月的技术攻关,王维彬他们终于找到了故障所在,把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提高到0.9898,有了这颗强劲的“中国心”,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才能踏上新的征程。  连续高强度工作30小时 几近失明  和王维彬一样,为了长五飞天这一刻,这里的许多人都倾注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最美好的年华。  在转运路的尽头,巨大的发射塔架张开双臂,等待着将长征五号火箭拥入怀中,现在负责塔架维护工作的周湘虎,就跟在陪伴火箭行走的队伍中。10月28日长征五号垂直转运 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:作为发射塔架的一个建设者,今天能够参加转运任务我感觉到非常荣幸、也很高兴、也很期待。这是我第四次参加长征火箭的转运任务。  周湘虎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个地方,是在7年前,他是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的第一批建设者。平整的转运轨道,巍峨的发射塔架,当时都只存在于发射场的设计蓝图里。2011年,在工程的关键阶段,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因为长时间在烈日下,导致左眼视网膜脱落,眼睛近乎失明。  直到今天,他依然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发射场。“此刻我看长征五号火箭仍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相信火箭一定很美、很漂亮。”  “胖五”赶考 倾情相送  面对着高大的长征五号,拍照,举旗,送祝福,今天对于每一个参与长征五号任务的人来说,都像是一个节日。总设计师李东走在人群之中,享受着大战之前难得的闲暇。 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:越临近发射,压力就越大。就跟高考时把孩子送到考场,家长在考场外面时的心情一样。一直在发射前想努力地放松,但这由不得自己。这是我们的职业病。  从研制之初就参与其中,李东明白这枚火箭对整个中国航天的份量。长征五号运载能力要比现役火箭提高两倍以上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将是中国所有重大航天工程得以进行的基础。同时,它又是中国几代航天人梦想的凝结。  李东:因为火箭有多大,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,应该说这个火箭的研制,标志着中国航天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的迈进。长征五号最早开始论证是在三十年前,几代航天人都对它寄予了希望,好多年轻的设计人员都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火箭。这一步跨过去了,中国航天将有更大的舞台,有更广阔的前景,有更美好的愿景。  在“长征五号”顺利升空庆功大会上,专为大火箭创作的歌曲《飞天利箭》响彻会场,引发一线航天工作者和广大国人的情感共鸣。这是首支以航天人视角谱写的追梦之歌。  在现场观礼的“长五”首飞试验队员钱昌说,这首歌仿佛勾画出了一群仰望追逐飞天梦的年轻人,有着不畏艰难的信念,弥漫着浪漫的气息。而另一位试验队员曾文花说,长征五号是运载家族的美男子,也是她职场生涯的初恋,《飞天利箭》诠释了她和“长五”之间誓言与心愿。

    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“长征五号”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顺利升空。在“胖五”首飞成功的背后,现场所有人却经历了堪称中国航天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三个小时。  11月3日下午五点半,离预定的发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发射大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经紧急检验后,现场工作人员发现火箭一级助推器氧排气管道出现问题。经过判断不影响发射,系统决定将发射窗口推迟到晚上七点。然而现场情况一环扣一环,新的问题再次出现。央视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一波三折的过程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时惊心动魄的现场。  114次试车 发动机几秒钟被烧成废铁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航天人就开始酝酿和规划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,2006年10月,国家正式启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工程研制。这些年,有艰难的攻关,有挫折和挑战,每一步都是中国航天迈向大火箭时代留下的印记。  在长征五号身上,新技术的比例超过了90%,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其中。因为它的体格壮实,研制人员给了它一个爱称:“胖五”。在发射前一周,“胖五”通过垂直转运到达了它飞天的起点,参加任务的航天人陪伴着它完成了这次直立行走,他们说,感觉就像送自家的孩子去高考。 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王维彬:很多人说,长五首飞能不能成功,关键就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的表现。  从事航天工作近三十年,这还是54岁的王维彬第一次参加发射任务,这些年来,他只专注地干着一件事儿,那就是研制氢氧发动机。这次长征五号使用了四台氢氧发动机,这意味着他和同事们二十年的心血首次得到检验。  王维彬:确实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是首次研制,首次飞行。地面试验和将来飞行的环境,毕竟还是有差异的。  既满心期待,又有些许担心,是因为氢氧发动机使用液氢和液氧做燃料,性能高,无污染,但风险很大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只能边试验边攻关。二十年来,王维彬团队先后试车114次,经历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败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2年底的一次试车。  王维彬:金属燃料在强氧化环境下,本身就是燃料,所以几秒钟就把发动机烧成了一堆废铁。发动机交付时间,火箭首飞时间,都已经确定了,所以压力巨大。  经过四个多月的技术攻关,王维彬他们终于找到了故障所在,把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提高到0.9898,有了这颗强劲的“中国心”,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才能踏上新的征程。  连续高强度工作30小时 几近失明  和王维彬一样,为了长五飞天这一刻,这里的许多人都倾注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最美好的年华。  在转运路的尽头,巨大的发射塔架张开双臂,等待着将长征五号火箭拥入怀中,现在负责塔架维护工作的周湘虎,就跟在陪伴火箭行走的队伍中。10月28日长征五号垂直转运 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:作为发射塔架的一个建设者,今天能够参加转运任务我感觉到非常荣幸、也很高兴、也很期待。这是我第四次参加长征火箭的转运任务。  周湘虎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个地方,是在7年前,他是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的第一批建设者。平整的转运轨道,巍峨的发射塔架,当时都只存在于发射场的设计蓝图里。2011年,在工程的关键阶段,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因为长时间在烈日下,导致左眼视网膜脱落,眼睛近乎失明。  直到今天,他依然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发射场。“此刻我看长征五号火箭仍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相信火箭一定很美、很漂亮。”  “胖五”赶考 倾情相送  面对着高大的长征五号,拍照,举旗,送祝福,今天对于每一个参与长征五号任务的人来说,都像是一个节日。总设计师李东走在人群之中,享受着大战之前难得的闲暇。 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:越临近发射,压力就越大。就跟高考时把孩子送到考场,家长在考场外面时的心情一样。一直在发射前想努力地放松,但这由不得自己。这是我们的职业病。  从研制之初就参与其中,李东明白这枚火箭对整个中国航天的份量。长征五号运载能力要比现役火箭提高两倍以上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将是中国所有重大航天工程得以进行的基础。同时,它又是中国几代航天人梦想的凝结。  李东:因为火箭有多大,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,应该说这个火箭的研制,标志着中国航天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的迈进。长征五号最早开始论证是在三十年前,几代航天人都对它寄予了希望,好多年轻的设计人员都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火箭。这一步跨过去了,中国航天将有更大的舞台,有更广阔的前景,有更美好的愿景。  在“长征五号”顺利升空庆功大会上,专为大火箭创作的歌曲《飞天利箭》响彻会场,引发一线航天工作者和广大国人的情感共鸣。这是首支以航天人视角谱写的追梦之歌。  在现场观礼的“长五”首飞试验队员钱昌说,这首歌仿佛勾画出了一群仰望追逐飞天梦的年轻人,有着不畏艰难的信念,弥漫着浪漫的气息。而另一位试验队员曾文花说,长征五号是运载家族的美男子,也是她职场生涯的初恋,《飞天利箭》诠释了她和“长五”之间誓言与心愿。

    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“长征五号”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顺利升空。在“胖五”首飞成功的背后,现场所有人却经历了堪称中国航天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三个小时。  11月3日下午五点半,离预定的发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发射大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经紧急检验后,现场工作人员发现火箭一级助推器氧排气管道出现问题。经过判断不影响发射,系统决定将发射窗口推迟到晚上七点。然而现场情况一环扣一环,新的问题再次出现。央视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一波三折的过程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时惊心动魄的现场。  114次试车 发动机几秒钟被烧成废铁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航天人就开始酝酿和规划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,2006年10月,国家正式启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工程研制。这些年,有艰难的攻关,有挫折和挑战,每一步都是中国航天迈向大火箭时代留下的印记。  在长征五号身上,新技术的比例超过了90%,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其中。因为它的体格壮实,研制人员给了它一个爱称:“胖五”。在发射前一周,“胖五”通过垂直转运到达了它飞天的起点,参加任务的航天人陪伴着它完成了这次直立行走,他们说,感觉就像送自家的孩子去高考。 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王维彬:很多人说,长五首飞能不能成功,关键就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的表现。  从事航天工作近三十年,这还是54岁的王维彬第一次参加发射任务,这些年来,他只专注地干着一件事儿,那就是研制氢氧发动机。这次长征五号使用了四台氢氧发动机,这意味着他和同事们二十年的心血首次得到检验。  王维彬:确实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是首次研制,首次飞行。地面试验和将来飞行的环境,毕竟还是有差异的。  既满心期待,又有些许担心,是因为氢氧发动机使用液氢和液氧做燃料,性能高,无污染,但风险很大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只能边试验边攻关。二十年来,王维彬团队先后试车114次,经历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败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2年底的一次试车。  王维彬:金属燃料在强氧化环境下,本身就是燃料,所以几秒钟就把发动机烧成了一堆废铁。发动机交付时间,火箭首飞时间,都已经确定了,所以压力巨大。  经过四个多月的技术攻关,王维彬他们终于找到了故障所在,把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提高到0.9898,有了这颗强劲的“中国心”,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才能踏上新的征程。  连续高强度工作30小时 几近失明  和王维彬一样,为了长五飞天这一刻,这里的许多人都倾注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最美好的年华。  在转运路的尽头,巨大的发射塔架张开双臂,等待着将长征五号火箭拥入怀中,现在负责塔架维护工作的周湘虎,就跟在陪伴火箭行走的队伍中。10月28日长征五号垂直转运 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:作为发射塔架的一个建设者,今天能够参加转运任务我感觉到非常荣幸、也很高兴、也很期待。这是我第四次参加长征火箭的转运任务。  周湘虎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个地方,是在7年前,他是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的第一批建设者。平整的转运轨道,巍峨的发射塔架,当时都只存在于发射场的设计蓝图里。2011年,在工程的关键阶段,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因为长时间在烈日下,导致左眼视网膜脱落,眼睛近乎失明。  直到今天,他依然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发射场。“此刻我看长征五号火箭仍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相信火箭一定很美、很漂亮。”  “胖五”赶考 倾情相送  面对着高大的长征五号,拍照,举旗,送祝福,今天对于每一个参与长征五号任务的人来说,都像是一个节日。总设计师李东走在人群之中,享受着大战之前难得的闲暇。 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:越临近发射,压力就越大。就跟高考时把孩子送到考场,家长在考场外面时的心情一样。一直在发射前想努力地放松,但这由不得自己。这是我们的职业病。  从研制之初就参与其中,李东明白这枚火箭对整个中国航天的份量。长征五号运载能力要比现役火箭提高两倍以上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将是中国所有重大航天工程得以进行的基础。同时,它又是中国几代航天人梦想的凝结。  李东:因为火箭有多大,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,应该说这个火箭的研制,标志着中国航天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的迈进。长征五号最早开始论证是在三十年前,几代航天人都对它寄予了希望,好多年轻的设计人员都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火箭。这一步跨过去了,中国航天将有更大的舞台,有更广阔的前景,有更美好的愿景。  在“长征五号”顺利升空庆功大会上,专为大火箭创作的歌曲《飞天利箭》响彻会场,引发一线航天工作者和广大国人的情感共鸣。这是首支以航天人视角谱写的追梦之歌。  在现场观礼的“长五”首飞试验队员钱昌说,这首歌仿佛勾画出了一群仰望追逐飞天梦的年轻人,有着不畏艰难的信念,弥漫着浪漫的气息。而另一位试验队员曾文花说,长征五号是运载家族的美男子,也是她职场生涯的初恋,《飞天利箭》诠释了她和“长五”之间誓言与心愿。

    2016年11月3日,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“长征五号”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顺利升空。在“胖五”首飞成功的背后,现场所有人却经历了堪称中国航天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三个小时。  11月3日下午五点半,离预定的发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发射大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经紧急检验后,现场工作人员发现火箭一级助推器氧排气管道出现问题。经过判断不影响发射,系统决定将发射窗口推迟到晚上七点。然而现场情况一环扣一环,新的问题再次出现。央视记者在现场记录下了这一波三折的过程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当时惊心动魄的现场。  114次试车 发动机几秒钟被烧成废铁  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航天人就开始酝酿和规划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,2006年10月,国家正式启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工程研制。这些年,有艰难的攻关,有挫折和挑战,每一步都是中国航天迈向大火箭时代留下的印记。  在长征五号身上,新技术的比例超过了90%,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其中。因为它的体格壮实,研制人员给了它一个爱称:“胖五”。在发射前一周,“胖五”通过垂直转运到达了它飞天的起点,参加任务的航天人陪伴着它完成了这次直立行走,他们说,感觉就像送自家的孩子去高考。 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王维彬:很多人说,长五首飞能不能成功,关键就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的表现。  从事航天工作近三十年,这还是54岁的王维彬第一次参加发射任务,这些年来,他只专注地干着一件事儿,那就是研制氢氧发动机。这次长征五号使用了四台氢氧发动机,这意味着他和同事们二十年的心血首次得到检验。  王维彬:确实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是首次研制,首次飞行。地面试验和将来飞行的环境,毕竟还是有差异的。  既满心期待,又有些许担心,是因为氢氧发动机使用液氢和液氧做燃料,性能高,无污染,但风险很大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只能边试验边攻关。二十年来,王维彬团队先后试车114次,经历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败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2年底的一次试车。  王维彬:金属燃料在强氧化环境下,本身就是燃料,所以几秒钟就把发动机烧成了一堆废铁。发动机交付时间,火箭首飞时间,都已经确定了,所以压力巨大。  经过四个多月的技术攻关,王维彬他们终于找到了故障所在,把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提高到0.9898,有了这颗强劲的“中国心”,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才能踏上新的征程。  连续高强度工作30小时 几近失明  和王维彬一样,为了长五飞天这一刻,这里的许多人都倾注了自己最大的心血和最美好的年华。  在转运路的尽头,巨大的发射塔架张开双臂,等待着将长征五号火箭拥入怀中,现在负责塔架维护工作的周湘虎,就跟在陪伴火箭行走的队伍中。10月28日长征五号垂直转运 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:作为发射塔架的一个建设者,今天能够参加转运任务我感觉到非常荣幸、也很高兴、也很期待。这是我第四次参加长征火箭的转运任务。  周湘虎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个地方,是在7年前,他是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的第一批建设者。平整的转运轨道,巍峨的发射塔架,当时都只存在于发射场的设计蓝图里。2011年,在工程的关键阶段,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因为长时间在烈日下,导致左眼视网膜脱落,眼睛近乎失明。  直到今天,他依然没有离开过他深爱的发射场。“此刻我看长征五号火箭仍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相信火箭一定很美、很漂亮。”  “胖五”赶考 倾情相送  面对着高大的长征五号,拍照,举旗,送祝福,今天对于每一个参与长征五号任务的人来说,都像是一个节日。总设计师李东走在人群之中,享受着大战之前难得的闲暇。 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:越临近发射,压力就越大。就跟高考时把孩子送到考场,家长在考场外面时的心情一样。一直在发射前想努力地放松,但这由不得自己。这是我们的职业病。  从研制之初就参与其中,李东明白这枚火箭对整个中国航天的份量。长征五号运载能力要比现役火箭提高两倍以上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将是中国所有重大航天工程得以进行的基础。同时,它又是中国几代航天人梦想的凝结。  李东:因为火箭有多大,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,应该说这个火箭的研制,标志着中国航天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的迈进。长征五号最早开始论证是在三十年前,几代航天人都对它寄予了希望,好多年轻的设计人员都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火箭。这一步跨过去了,中国航天将有更大的舞台,有更广阔的前景,有更美好的愿景。  在“长征五号”顺利升空庆功大会上,专为大火箭创作的歌曲《飞天利箭》响彻会场,引发一线航天工作者和广大国人的情感共鸣。这是首支以航天人视角谱写的追梦之歌。  在现场观礼的“长五”首飞试验队员钱昌说,这首歌仿佛勾画出了一群仰望追逐飞天梦的年轻人,有着不畏艰难的信念,弥漫着浪漫的气息。而另一位试验队员曾文花说,长征五号是运载家族的美男子,也是她职场生涯的初恋,《飞天利箭》诠释了她和“长五”之间誓言与心愿。